穿越大半个地球
今天 终于可以
倚着你 呼吸
枕着你 睡去
我看见
那些过往
那些回忆
在你怀抱里
明天
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
但我们都记得
曾经交会时的光芒
- by 曾经还是小奶狗的张继科

旁友们,这一个多月,我要去认认真真考大学了。

要等十一月或者十二月,才能放飞自我,随心所欲。

不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人看,反正到时会写完欠着的几篇。


为了能在高中的最后半年,不学数理化,每天躺在图书馆的沙发里看书写文章长成一只香菇,要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了。(虽然我已经消失了两周)

千粉点梗

这个号才开了两周,现在有一千一百多粉。
貌似是有一个百分点梗的惯例,那我就变成千粉好了。

獒龙獒

写完吊桥效应就开始写点梗,一直到吊桥效应的下篇发出来为止,点梗都有效。

笔芯。

【獒龙獒】吊桥效应(上)

(马龙视角)


昏黄的灯光里,面前穿着呢子大衣的外国男人嘴巴一张一合,不知道是什么语言,他完全听不懂。

男人似乎是着急了,声调拔高。他想逃开,却被修长的男人牢牢抓住肩膀。

他偏头,躲开男人紧紧盯着他的视线。似乎有很多话要和男人讲,他却像是被施了咒语一样开不了口。

不远处开外的壁炉里燃着火,他潜意识里感到了危险,却借着一股不知名的力挣脱开了男人,一步步走向明亮跳跃的火苗。靠近温暖的火光才觉得屋子里阴冷难耐。

巨大的力量牵着他的手,伸向壁炉。

不,不行!他的内心叫嚣。柴火噼啪作响。

“女士们先生们,由于气流影响,飞机正在颠簸,请您系好安全带,洗手间暂时关闭。”引擎轰鸣里...

【獒龙獒】头上髻

 (打乒乓要敢于破除封建迷信)

 (帝国的铁刘海的来源)


1.

马龙不是特别爱漂亮的人,也不是邋遢的人,平日把自己收拾得清爽整齐。对于发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,圆寸也行,莫西干也行,都行。

在暮春时节的厦门,集美大学体育馆里国乒队内热身赛打得火热,马龙更是四比零速胜了削球手马特。刚下场,同样打完比赛的张继科就跑过来,拍拍马龙的肩,“行啊,小刘给你做的发型不错,世乒赛就这么弄。”

“瞎弄的”马龙调侃道,“头发好又不一定能赢。”

张继科嬉皮笑脸,“没准儿,万一这头发保你必胜呢。”

“封建迷信,”二人推推搡搡一阵。


2.

嘴上说着...

【獒龙獒】歌以咏志

小甜饼


1.

马龙刚入国家队没多久,明日之星张继科就被退回省队,其中缘由,他也不甚清楚。只是隐约听前辈们说,张继科那叫一个惊天动地,桀骜不驯。马龙默默查“桀骜”字的写法时,牢牢地把张继科和这个成语联系在了一起。

两年之后,张继科重新凭成绩打回了国家队,马龙和他的关系依然不冷不淡,毕竟不在一个指导门下,毕竟三好学生似的马龙和混世魔王般张继科,在众人和马龙自己的印象里,就是应该不熟。

不过,马龙很佩服张继科。

一天晚训结束,张继科歪歪斜斜一路晃到马龙球桌前,挥一挥球拍,“马龙,好久没打了,咱们来一场?”

身上的汗黏黏腻腻,发梢上挂着汗珠,马龙正弯腰收拾着包,他本想说不了

【獒龙獒】东城高且长

有私设


1.

光秃的树杈不住地晃悠,和着墨蓝的夜色,影影幢幢,让人看不真切。北京的冬天风大。凝视片刻窗外,张继科起身洗澡。哪怕一天换十件运动服 ,汗水依然黏黏腻腻在身上,怪难受的。

到底是快三十的年纪了,这两天张继科发现,跑步机上的跳动的时间再也赶不上十八九岁的自己,训练完冰敷的概率也成倍的上涨。体能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,怎么自己突然开始在意呢?张继科在淋浴时捂住了脸。

瑞典公开赛倒在了八强门前,一百天,输了八场外战。刘指导阴郁的脸,队友关切的神情,让张继科对自己更加失望。十四岁进国家队,他看过太多太多状态下降退役的队友。如今女队的孔指导,甚至刘指导,都是大满贯...

【獒龙獒】今日良宴会

古风paro

完全架空的小白文


张德坤字继科,胶东人也。

元光八年,拜为车骑将军,击匈奴,出上谷。至笼城,斩首虏数百。德坤赐爵关内侯。

元光九年秋,德坤复将三万骑出雁门,斩首虏数千。明年,德坤复出云中,西至高阙,遂至于陇西,捕首虏数千,畜百余万,走白羊、楼烦王。遂取河南地为朔方郡。以三千八百户封德坤为长平侯。

元光十二年春,令德坤将三万骑出高阙,得右贤裨王十余人,众男女万五千余人,畜数十百万,于是引兵而还。至塞,天子使使者持大将军印,即军中拜德坤为大将军,诸将皆以兵属,立号而归。上曰:“大将军德坤躬率戎士,师大捷,获匈奴王十有余人,益封青八千七百户。”


1....

【獒龙獒】一夜无梦

由今天晚上李记者发的微博图片展开的

一块小甜饼


1.

男单决赛之后,网瘾少年张继科终于又拿回了自己的手机。

“马龙,咱俩现在很火啊。” 私自过滤又美化了CP的存在。

“大家都知道许昕看不见球,远台全靠蒙。”希望方博今天睁着眼睛睡觉。

“帝国的绝凶虎和帝国的破坏龙哈哈哈。”龙虎相争真的还蛮配的。

张继科瘫在沙发上捧着手机叨叨,头枕在马龙大腿上。马龙抱着Ipad刷新番,嗯嗯啊啊地附和着。一条微博上管马龙叫小奶龙,张继科觉得这称呼绝了,别看马龙是一辽宁大老爷们儿,一张口奶声奶气,软软糯糯的,可不正是小奶龙。越想越乐,张继科笑出了声。

“乐呵什么?”马龙问。...

【獒龙獒】北河二和北河三

【8.16修改】


1. 

“马龙。马龙。”早上六点的里约运动员食堂,虽然嘈杂,刻意压低的呼唤也格外清晰。

马龙刚侧头,张继科的手就环到他脖子上,整个人贴上来,活想一只挂着的树袋熊。耳边的声音还带着热气,“让我靠一会儿。”

前头等待拿自助餐金发的棕发的红发的队伍还有十几个人,马龙伸手想把张继科掰下去。张继科的胳膊环得更紧了,他说,“昨儿没睡好,让我靠会儿。”

我昨儿也没睡好,谁给我靠会儿,马龙想着。网上都管张继科叫藏獒,帝国的绝凶虎,按马龙看,应该是哈士奇还差不多,和自家姥爷养得那只一模一样。唯一的不同就是那只小哈一兴奋就扑人,张继科一紧张就挂别人身上。一队里头的周雨,方

© 低绿 | Powered by LOFTER